萬山漫筆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2019-06-24 15:48:47   來源:賀勁松   

一直想到萬山去看看,這個想法由來已久。學生時代,每次去貴陽都要路過萬山。那時候對萬山的印象僅限于高樓坪鄉車窗外一閃而過的那些光禿禿的山巒,或那些低矮的青瓦木房,又或那些栽種著傳統農作物的田間地頭。

萬山特區,很多時候,我呢喃,想象著那里一定是高樓大廈,車水馬龍,工廠林立。那時候,每次搭乘的汽車一駛入高樓坪鄉境內,我的心總會生出無限的遐想。銅玉公路的左側,向里走,不遠處應該就是特區所在地。萬山一定藏在萬山的深處;萬山的地底下埋藏著財富;萬山有著紅得耀眼的丹砂。那時候,去萬山特區看看便成了我的一個心愿。后來,畢業了,路過萬山的機會越來越少,但想去萬山特區看看的心愿始終縈繞心頭。

記得參加工作的第二年,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多年沒有聯系的一位遠房表哥突然來電邀我幫其到萬山特區接親。那是一個深秋的午后,十多輛開著雙閃光燈的小轎車沿著“松銅玉”公路,一路浩浩蕩蕩,在塵土飛揚中顛簸幾個小時后,最后從一個叫高樓坪的地方進入了萬山特區。

入萬山特區,暮色開始暗了下來,公路變得蜿蜒崎嶇,山勢也變得越來越陡峭,路一直向前延伸。作為為接親隊伍中的一員,我既興奮又好奇,興奮的是終于來到了盼望已久的萬山特區。而好奇的是那個未曾謀面的來自特區的新娘,好奇于萬山的山山水水,更好奇于一種被稱為朱砂的石頭。傳說那是秦始皇用來煉丹的長生不老藥……

汽車行駛在暮色蒼茫的萬山。透過車窗,還能依稀看到遠處岱色中的山巒層巒疊嶂,峽谷相間,溝壑縱橫。那些從農舍里透出的點點星光錯落有致地點綴其間。遠遠地看,像極了夏夜里那些紛飛的螢火。當暮色完全被黑夜吞噬,在萬山之巔下的一個小村莊,我們一行抵達時已錯過了當晚的飯點。幫廚的人已經散去,大家肚子已餓得咕咕響,心想著今晚怎么熬過去,心想著萬山怎么也會有不安排男方接親人員吃住的習俗。

來萬山之前,接親的人群有人在嘀咕:去萬山接親,女方家是不安排吃住的。一路上,我將信將疑。還好,后來女方家熱情的接待證明了先前一些人無端的猜想是多么的不切實際。那天晚上,在萬山一個洋溢著熱情的小村莊,在燈火通明的主人家屋里,在觥籌交錯的杯聲中,我們已陶醉在萬山人濃濃的的熱情中。美好的時光總是那么短暫,還沒從醉人的夜色中醒來,發轎的時間已如約而至。那時天還沒亮,四周還是一片漆黑,在一陣陣喜慶的嗩吶和鞭炮聲,我們便載著一身紅妝的新娘趁著夜色醉意朦朧地離開了……

那次的離開,和萬山的匆匆一別,一晃已近二十年。二十年物是人非,萬山已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萬山特區,曾經的“中國汞都”,隨著汞資源的枯竭已經不再稱為特區,但萬山特區汞礦工業作為一個時代精神的見證留給世人的影響是巨大的。曾幾何時,萬山作為 特區,在我年少很長的一段時間里,甚至以為萬山和深圳一樣,后來隨著年齡的增長,才知道萬山特區非深圳特區。

萬山特區作為一個縣級經濟特區,出產的汞礦在新中國成立初期,曾作為國家出口的主要物質之一,為國家在困難時期創收了大量的財富,尤其作為償還前蘇聯債務的主要物質,曾為新中國的建設事業和國家的經濟發展作出了巨大貢獻。這就是萬山汞,這就是萬山特區,這就是我一直想去看看的萬山。2009 年,萬山特區被國務院列為全國第二批資源枯竭型城市。此后,萬山鳳凰涅槃。

越接觸和了解到更多和萬山有關的事情,去萬山看看的想法就愈加強烈。在我的心里,萬山一直有揮之不去的美好情節,不管是學生時代的每次路 過萬山,還是二十年前的那次去萬山接親,這么多年過去了,每次想起,難忘之余總感到些許的遺憾。難忘那個夜晚的村莊,村莊里那些熱情好客的萬山人。自萬山接親后,因種種原因,遺憾一直沒能再次走進萬山,雖然松桃和萬山相隔不遠,但還是一次次的錯過了。

很多時候,我對萬山的向往就一直是那么的堅定,對萬山的情感是毋庸置疑的。喜歡一個地方不是看你走進這個地方幾次,哪怕就是從來沒有去過也改變不了你對一個地方喜歡的事實。喜歡一個地方,腳步暫不能抵達,那就選擇默默的關注。一直以來,對于萬山,我又何嘗不是這樣。記得在某年的一次省外培訓工作中,當知道班上有來自萬山的學友時,一種老鄉見老鄉的親切感油然而生。此外,這些年凡與萬山有關的,我都會特別關注。

很多時候,不知道是關注多了,還是一直以來的對萬山的那份情感,總感覺萬山在我的心里并不陌生。很多時候,我也一直在想,我是否真的去過萬山?我去過萬山對萬山又了解多少呢?如果對萬山的熟悉僅僅是停留于那年那月的車窗外的風景和那些年的那個夜色中的小村莊,以及朋友口中的萬山和報刊雜志所見的某一篇報道,或某一個電視新聞畫面,又或是某一條微博……這難道就是所謂的熟悉嗎?捫心自問,很多時候,總感覺對萬山的熟悉就像是一場夜里的夢,抑或如夢似幻。直到前不久,讀到作家歐陽黔森的文章《看萬山紅遍》,我方如夢初醒,于是決定再到萬山看看,把自己融入其中,爾后用心去聆聽關于那片土地的前世今生。

“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很多時候何嘗不是這樣。于是在金秋十月的一個周末,我以悄然闖入的方式再一次走進萬山。再次走進萬山,感覺這里的一切即熟悉又陌生,像是在夢里無數次來過。從松桃到萬山,一百公里的距離,駕車沿松從、杭 瑞、銅大高速也就一個半小時。

回想起二十年前,那時還沒有通高速,一百公里的距離得用幾個小時,一路上風塵仆仆。此刻,今非昔比,無不感嘆時代的快速發展。深秋的萬山,秋意正濃,往日蜿蜒崎嶇的山路已經變得不再崎嶇。一座座橋梁把連綿起伏的大山緊緊地連在一起。高峽出平湖,溝壑縱橫的大山里已是萬山紅遍。田野里一座座現代化的農業大棚特別顯眼,昔日光禿禿的山巒上已是瓜果飄香。村莊里,昔日的那些低矮的青瓦木房已被一座座貼著漂亮瓷磚的洋房代替。萬山,新時代萬山清晰蓬勃的輪轂早已在這片土地上鳳凰涅槃。

來萬山,本想再到當年接親的那個小村莊看一看,因時隔多年,我已找不到去往那里的路了,想必那里也應是一幢幢洋房拔地而起,滿山遍野也應是瓜果飄香,一片豐收的景象。此刻,行走在萬山,零距離接觸和感受萬山。不管是在朱砂古鎮還是被列入中國世界文化遺產預備名單的萬山汞礦遺址。每到一處都是一處別樣的風景,這些風景的背后,每一處都有一段鮮為人知的或名垂青史或悲壯的歷史。此刻,在萬山的土地上行走,你眼里觸及的都是 風景。很多時候,殊不知, “你站在橋上看風景,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你”。只有到了萬山,這種感覺才越發強烈。
行走在這片以喀斯特巖溶地貌為主,集山、水、林、洞為一體的土地上, “丹砂王國”帶給我的感受除了震撼我已找不到任何詞語來形容了。在這里,你除了可以感受悠久的朱砂文化和豐富的自然景觀,還可以嘗試著穿越,在朱砂古鎮或萬山汞礦遺址,在歷史的縫隙里窺見歷史。

在朱砂古鎮,那些有著東歐風格的古樸的蘇式建筑、人民公社食堂無不是見證萬山那個時代的輝煌成就。在古鎮里行走,撫摸著寫滿那個時代斑駁光影的青轉灰墻,心里默念著那些鐫刻在灰墻上影響了幾代人的紅色標語,仿佛置身于那個激情燃燒的歲月。在朱砂古鎮行走,從這些保留的風物里,感覺時光穿梭,這里的空氣,這里渲染出的每一種氣氛,讓人不得不聯想,不回到那個如紅日般的年代。 駐足在蘇聯專家樓前,感受時光流水般靜靜地流淌,那些有蘇聯專家經常進出的樓房已是人去樓空,那些年在這里演繹的時光,留給后人的是無盡的遐想。

現如今的朱砂古鎮那個年代一條街

站在古鎮中央,街道的兩邊,那些代表和見證一個時代喧囂的招牌安靜地橫掛在墻上,街道的深處,那些垂滿爬藤的古色古香的民居,那些街角小巷里的居民,他們不緊不慢地過著自己一日三餐衣食無憂的日子,從他們表情里看不出任何的一絲絲浮躁。在商業化泛濫的今天,朱砂古鎮以安靜懷舊的姿態一改往日的喧囂,當繁華落盡,唯有安靜才能讓人想就此置身于這片回不去的舊日時光。

那個年代一條街

行走在朱砂古鎮,看到的和感受到的如某次無意中淘到的一件價值連城的舊古董,那種心情不言而喻,手指間觸摸到的是那么軟綿妥帖,在這片彌漫著舊日時光的古鎮里,這里的每一處風物都是絕世的珍藏版,也都能代表那個時代的硬氣和傲氣。

說萬山,你不得不提朱砂,在萬山行走,汞礦遺址你不得不去。萬山是屬于朱砂的,世人把萬山稱為 “丹砂王國”,這樣的說法是恰當的,也名副其實。朱砂,在古代既是作為鎮宅避邪之珍寶,也是防腐、煉 丹的主要原料,其開采、冶煉、使用已有悠久的歷史。

朱砂古鎮

據史料記載,1368 明初洪武年間,為了把丹砂納入國家管理,朝廷在大萬山設立兩個朱砂場局, 并招收 500 余人開采朱砂,在中國形成了最初的汞礦規模開采。之后的 600 年間,汞資源的開采權幾度易主,經歷過“二田”爭砂(田琛與田宗鼎)驚心動 魄廝殺,經歷過英法水銀公司的開采;經歷過軍閥和土匪的把持;經歷過國民政府的掌控,直到新中國成立,萬山朱砂才真正屬于人民。

在萬山,當你行走到汞礦遺址,心中難免會有些感慨。

萬山汞礦遺址是我國汞礦史的縮影。萬山汞礦遺址位于萬山鎮土坪村。礦山遺址包括仙人洞、黑硐子、云南梯三個部分,地表面積2.5平方公里,采掘面積約3.2萬平方米。相傳秦、漢時就開始有人在萬山采礦。唐、宋時萬山已盛產朱砂、水銀。萬山朱砂歷史上以比重大,色澤鮮紅,半透明亮,寶石光澤為特點著稱,在唐垂拱二年(686)時,即以光明丹砂 為貢品……

當歷史的硝煙散盡,駐足在萬山汞礦遺址,不管是在黑硐子遺址、仙人洞遺址還是云南梯遺址 ……每到一處,嘆為觀止的同時無不為那些年采礦工人背后的故事而感動。每到一處,看到洞內古代采礦工人們在坑壁留下的許多標記和洞內遺留的 石梯、隧道、刻槽、標記、礦柱等遺跡。想象著古人當 年在采礦中用以標明礦床及掘進方向的記號,以便 于在漆黑、幽深的洞中不致迷途,無不感嘆他們的智慧,無不感嘆他們在面臨生死抉擇時對生命的敬畏,無不感嘆那個時代采礦科技含量的先進性。

在萬山汞礦遺址,我輕輕地撫摸著那些在洞壁上留下的處處鑿痕,在時光的縫隙里,依稀可以窺見到從古代到現當代萬山因汞的繁華,依稀可以窺見到歷代封建惡霸和土司官僚對萬山礦產資源的摧殘和掠奪。

萬山全景

離開萬山時,深秋的陽光灑滿大地。此刻,看萬山紅遍,那些在我眼前浮現出的關于朱砂的故事,似乎都已化作那個繁華的舊物融入這片厚重的土地,而后又茁壯成長,開花、結果,年復一年。此刻,我腦海里不斷清晰閃現的是在這片浴火重生的大地,那些在新時代脈搏里跳躍的綺麗與絢爛的迷人 風景。如仙女望夫、 瑞象躍梯、云霧天臺、萬山天池、 丹砂礦魂、食人黑硐、玻璃天梯、威靈晨鐘……

刊載于《萬山紅》19年第一期

編輯:肖鳳嬌

相關熱詞搜索:萬山

上一篇:開發利用: “萬山模式”展示資源枯竭后的新生
下一篇:最后一頁

分享到:
收藏
中彩网排列五走势图